首页 | 娓娓讲故事 | 女装发布会 | 男装发布会 | 婚纱发布会 | 品牌大师 | 超级名模 | 明星服饰 | 服饰文化  
英格兰的风情

少数一个在商业上取的成功英国时装设计师,Paul Smith知名于把特殊的物质带到传统的英国风格上,形成“变形的经典”——不但表现在他的时装系列上,还表现在他的商店里。

Paul Smith是因为偶然的事件而转到服装这个行业的。15岁的时候,Paul Smith没有任何资历离开了学校成为一个无业者。他的理想是成为一个环法自行车赛的职业赛车手。他听从父亲Harold Smith的命令,到诺汉丁的一个服装仓库里拿了一份跑腿的工作。他17岁那年因为从自行车上掉下来,在医院躺了6个月后发现自己无法将腿弯曲到能骑赛车的程度。于是他放弃了这个理想,尽管那时他的车技以及很不错了,不过他依旧期自行车上班。

Smith曾经这样形容自己“做生意不错,做设计也不错,但是两方面都不杰出。”Smith变成英国最成功的时装设计师,他的产品在超过200家店里销售,光在日本就有500个批发商,他的商标买的比欧洲的设计师好。

1946年出生在英国的诺丁汉,他是那个城市最著名的特产。 Smith回忆起他的故乡觉得诺丁汉是一个“一直十分舒适的……,出色的妈妈、奇怪的爸爸,很稳定很友好的关系。” 当他15岁时离开学校父亲要求他去服装仓库工作而不是支持他玩自行车。 “当我回首的时候,我意识到诺丁汉给了我很大的启发,”Smith若干年后这样写道 “我骑着自行车四处游荡,看到煤矿工人,赛马会的软文呢服和优雅的乡下绅士。我的哥哥在邮局工作传着蓝色的英国邮政总局统一的棉条纹衬衫。

在他在仓库工作的头两年,Smith从来没有对他的工作产生任何兴趣,除了自行车。除了那个意外事件使他转变到现在的工作。 “那一次机会我遇到了很多来自大学里的人然后对艺术和服装变得感兴趣起来,”他回忆“返回服装仓库我开始做一些陈列室的展示工作…… 给老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后他给了我一个采购的工作,采购所有的男装,那时我只有17岁。”

当一个来自艺术学院的朋友打算再诺丁汉开一个时装专卖店的时候,Smith创办了前期工作,进行室内装修他、然后使小店跑起来。 1970年,Smith在女朋友Pauline Denyer的鼓励下,他单独拿出他积累的600英镑在一个破旧的小巷开始了他的商标店——Paul Smith Vêtement。租金是每星期50磅:幸好头一周营业额是52磅,而且只在星期五和星期六销售的, 这个商店的Christian Dior香水味道胜过了Smith的阿富汗猎犬。在一周其余的时间Smith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从事化妆、裁剪和美发师达到收支平衡,晚上,他还参加服装设计的课程。在伦敦外在销售的商标只有象Kenzo和Margaret Howell这样的商标,“Paul Smith Vêtement”也开始出售自己设计的在本地加工的服装。现在他的衣服灵感来自传统的英国男士穿着,他承认:每件来自他哥哥的蓝色的英国邮政总局统一的棉条纹衬衫和诺丁汉县的的软文呢服,向美国进口的牛仔裤和预定的特殊的蓝色和绿色的套装他都亲自穿过。 “最困难的事情是证明设计师的名字是我自己,当我做了那么简单的衣服。我结束了设计衣服,我想穿我自己感觉很好——精细的工艺、良好的质量、简单的裁剪、有趣的面料、容易穿着。不胡说八道的衣服。”

到1974年,这个店铺太大了,以致于不适合那条小巷了,于是Smith把商店搬到更加大更加靠前面的主要街道。两年后,他第一次在巴黎展示自己的服装系列并且搜寻一个伦敦的店铺,发现它在一个伦敦中部一个要裁减的蔬菜花卉市场Covent Garden发现一个很小的面包店。 “那里当时十分的空旷,只有一些管子和一个水果店。但是它花了我6个月的时间去寻找它的主人,那是一个退休的面包师傅…… 我问他是否可以把那个地方出售给我然后他说要3万英镑。我去诺丁汉的Barclays银行问他们是否可以借给我5千或者1万英镑,但是银行经理并不喜欢我那时的装扮:长头发和红色的围巾,不原意借给我任何东西。然后我去诺丁汉的Yorkshire银行,他们借给我1万英镑。我的裁缝借给我1万英镑,然后我走到那个退休的面包师傅那里说我只有2万英镑……我想他会让我一点,最后我凑到大约2万5千英镑成交。”

买到自己的店铺,Smith并没有足够的现金来建设它。3年后他建设了那个面包店,那个破旧的面包店焕然一新,商店装修整齐,优雅的Le Corbusier灵感风格。衣服销量飞速,他在旅途中拿起笔和纸成了他旅途最熟悉的东西。他所有的灵感都来自备忘记事本Filofax,一个皮面精装的私人组织,他在伦敦东区一个地铁门下找到的这种古老的地址本公司Norman & Hill,很小的一个公司。

额外的空间Smith常常用来销售特殊物质的东西——旧的宴会的年刊,头版印刷的书。当他从1982年开始到日本旅行的时候,滑稽的日本玩具和小配件开始靠在Smith店的衣服旁边。他让他的设计师朋友像Tom Dixon在他的橱窗里摆放家具以及摆放James Dyson的真空吸尘器。 Marc Newson一个年轻的设计师拜访Smith,说服他销售自己设计的手表。 Smith说:“那是一个很漂亮的手表,但不是一个好的价格”,回忆Marc Newson,“他是对的。它太昂贵了。对于我来说那是很重要的一个教训。”

到那时候,Smith在铸造一个形容自己风格的词语--“变形的经典”。 “我从上层阶级裁缝业,手工制作的套装等里面吸取元素,然后把它们和一些无聊元素放到一起。” 他解释说:“所以我可以把一些短的斜纹棉布带到漂亮的套装里。或者在老式的裹巾的印花图案里得到灵感,使用在男士衬衫里。或者使用丝绸裁剪夹克,或者要求工厂专门在V型领的校园运动衫上使用疯狂的颜色。”

Smith在他的服装系列和店铺里使用相同的形式,他的批发业务已经扩展,而且已经在亚洲、美国和欧洲开了很多的店,而且进行多元化的投资包括女装、手表和香水。那些商店也是有第一版的书籍,比如Cecil Beaton的自传,1960年代的海报和诡异的在日本跳蚤市场发现的玩具。然而他的橱窗依然摆放Apple的新电脑或者最新的电脑游戏系统就像摆放衣服一样。

“我成功的原因是因为我始终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我包装过货品,直到VAT意味着增值税,而不是伏特加酒水。我在工场买过货品,打印过发票。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什么都干过,一直脚踏实地,从来不让自己陷入财政上的困境。”

关于娓娓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和我联系

© 2005 - 2014 www.vivi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的图片、文字内容全部由vivienne独自整理编写,转载者需说明出自本站,谢谢合作。